“我们现在身在五湖四海,有人孩子要开学交学费,有人父母重病,我们的血汗钱能拿到吗?”近日,宁波市江北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就接到一通从四千多公里之外的新疆打来的电话,投诉人赵师傅语气激烈、情绪激动。